谁都想要的女友1

谁都想要的女友1

【一】

“老婆:怎么办我撞到人了!好像还蛮严重的,对方都住院了。

我已经做完笔录,也去看过对方了,可是他好像不打算和解,好倒楣……我

该怎么办啊」

刚上完上午课程的美宣,看到手机显示八通未接来电,男朋友传来的简讯有

如晴天霹雳,怎么会这样美宣的男友是大她两届的学长,两个人的感情非常好

,男生为了女方,连替代役都选择美宣学校所在的县市。

最近好不容易退伍,为了能继续跟女友近距离生活,也特別挑选了同样县市

的公司上班。

沒想到在公司上班还沒满一个月,就发生了交通事故,美宣自己也还只是个

大学生,面对这样的事件,能拿出什么办法美宣独自一人躲到走廊外的小阳台

,深唿吸几口气,让自己镇定下来,两个人交往,虽然男方的年纪比较大,但是

比起来还是女方成熟、有主意,所以这个时候她更要冷静下来,以免两个人都陷

入恐慌。

她已经下定决心要帮自己的男友度过这个难关,她拿起了手机,回拨给那八

通未接来电的主人。

市内有名的大型综合医院,八楼是单人病房与双人病房的聚集地,其中也有

一些可以说是VIP的特別病房,房间特別大就不用说了,不论是病床、厕所也

都特別整洁,液晶萤幕的电视,和其他房的黑盒子就是不一样,隔音效果也非常

的棒,说不定在里头办派对外面都听不到呢,和其他房间相比,完全就是不同级

別的病房。

美宣走到了走廊的盡头,看着门号823,还真沒想到自己也会有拜访这种

有钱人病房的一天。

「不好意思,打扰了。」

敲敲门,里面沒有回应,总而言之先进去再说,美宣自己打开门,走进了这

间豪华病房。

眼前一名穿着住院病患专用的绿衬衫,坐在病床上,对着电视上的综艺节目

哈哈大笑的青年,看起来和美宣他们差不多年纪,可能是耳朵上挂了耳环吧,让

他比他们又多了份成熟感。

「不好意思,我是为了早上的车祸来的!」

美宣看少年一点反应也沒有,稍微提高了音调,终于吸引了那个傢伙的目光

他斜眼看了门口的方向,漫不经心关掉电视,随手把遥控器丢到床头柜上,

即使发出「啪」

地巨响,也一付毫不在意的模样。

有先入为主的印象不太好,不过这个时候美宣可以确定了,对方果然是那种

纨裤子弟,自以为家里有钱就不懂得尊重別人,一付唯我独尊、吊儿啷噹的模样

,是她最讨厌的类型。

「早上的车祸你是谁啊」

「你好,我是林文彬的……女朋友,何美宣。」

青年侧着头打量着眼前的女性,挑高的身长,无论是比例还是身材都十分完

美,五官也是端正得清秀,一头乌黑的秀髮绑着长长的马尾,穿着衬衫、短裙搭

配过膝的黑色长袜,虽然还一付学生的清纯模样,不过已经会注重打扮。

最棒的是隐藏在衬衫底下,那唿之欲出的巨乳,在紧覆的衣襟下,更可以看

出那曲缐的美丽。

想不到那个倒楣小子还挺有福气的,竟然有这么棒的女朋友。

「那你来这里幹嘛肇事者想拿女友当挡箭牌了吗」

「并不是这样!」

美宣强忍着怒气,毕竟对方什么都沒问,就直接攻击她的男友。

「因为文彬……我的男友才刚到公司上班,还沒有满一个月,如果随便请假

的话会让公司的印象不太好,所以才请我代为处理这些事的。」

沒错,这就是他们在电话里商量的结果。

发生了这起车祸,不幸中的大幸是文彬的机车沒有翻覆,他本人也沒有受伤

,不过为了处理这次的车祸事件,他已经跟公司请了半天的假,明明自己还在试

用期,这样乱请假说不定会让自己丢了这份工作,在毫无办法的情况下,他只好

拜託美宣帮他跟对方和谈。

当然,一般的情况是不用这么着急,毕竟他也亲自来探访过对方,可是这次

是机车撞到行人,虽然依文彬自己的说法是对方突然冒出来,但是撞到之后,对

方倒在地上拼命挣扎,两只手破皮流血不用说,好像还擡不起来,最后还是坐了

救护车离开,似乎受了不小的伤。

这种的车祸事件,不管怎样警方一定是希望私下和解,文彬当然也想这么做

,可是他自己的探访结果,对方沒有要和解的意思•所以他才会请美宣下午再跑

一趟,一来是表现这边关心的诚意,二来是换条理清晰的美宣来谈判,说不定比

较有机会可以私下和解。

「所以你也是来说私下和解的事」

对方一瞬间就切入正题,让美宣还来不及寒暄几句,什么「现在身体的状况

怎么样啊」

、「医生说伤势怎么样」

之类的,都还来不及说,不过这么直接也好,毕竟美宣也不想跟这种纨裤子

弟,只有两个人独处在一个空间。

「是的,我认为只要双方都可以认同,这样私下和解是最好的方式,也不会

浪费大家太多的时间。」

「你们想要私下和解我是瞭解啦,可是我那个在当立委的老爸常说,凡事都

要交给司法来处理,我也觉得这种事还是交给法律比较方便。

至于浪费时间嘛,反正我时间多得是,也沒在怕的。」

青年靠着墙,坐躺在病床上,只差现在手受伤,不能放到后脑勺枕着,一付

吊儿啷噹的模样,让美宣气得紧咬牙根。

她现在非常清楚对方为什么可以一付有恃无恐的模样,虽然一般车祸都是受

伤较轻的肇事责任多于受伤较重的,但是基本上都是採取「双方各打二十大板制

」,只要上了法庭,对肇事的双方都沒有好处,而且还会浪费一连串诉讼的时间

,所以可以的话都会採取私下和解。

但是对方是立委的小孩,只要他的父亲略加施压,走上诉讼毫无疑问是对方

的胜利。

而且看他这付模样,多半是个无所事事的闲人,耗费这点时间对他当然是不

痛不痒,可是文彬一旦被诉讼缠身,那他这份工作肯定是不用做了,这可是他出

社会第一份工作,怎么可以这样随便丢掉而且如果不幸也腾不出时间找工作,

那他就有一段时间沒有工作,对他的前程会有很大的影响,怎么能让这种事情发

生呢!「不要这样兇狠瞪着人家嘛,我也不是不知道你们的苦衷,要商量也是可

以啦。」

听到病床上的青年这么说,美宣的眼神终于柔和下来,虽然他们完全的劣势

沒有改变,但是还有讨论的馀地总是件好事。

「反正我什么也不缺,要你们赔我钱一点意义也沒有,公道什么的,我也沒

有很在意,要的话就直接和解吧!」

「真的吗!」

刚刚还在地狱的深渊,可能一个诉讼打下去,他们的人生也会跟着被打得一

团乱,所以现在那个青年的话,简直就像天上掉下来的一份特大的礼物,不仅不

用走上法庭,连赔偿的破费都不用了!虽然这样一瞬间的兴奋足以让人沖昏头,

不过美宣马上就冷静下来,毕竟世界上不可能有这么好的事,谁不是找到机会,

就算对方已经瘦得跟老鼠沒有两样,也要狠狠扒一层皮下来,这个少年怎么可能

无条件做这样的和解「当然是真的。

不过有件事情想要麻烦你了。」

「什么事呢」

心里想着果然如此,真正的关键是这名少年现在开出的条件,只要不是太过

分的,忍一忍也就让它过去吧!「就是啊,你看我两只手都受伤了,有些事情做

起来不太方便呢。」

「什么事啊」

「真是的,男人的双手还能做什么当然是打手枪啊!」

「打手……!」

在脑海中回忆这个陌生的词汇,突然想起来以前好像在班上男同学开黄腔的

时候听过,这傢伙竟然对女生说这么污秽的事,而且他现在说这种话的目的是…

…「变成这个样子生活会很不方便耶!而且我每天不尻个一枪,晚上根本睡不

着,所以你至少要帮我解决这个问题吧!」

很想直接回「关我什么事!」

,不过美宣当然知道,就算里头有些沒道理的地方,但实际上就是这场车祸

让他的双手不方便,自己也沒有理由反驳。

「所以你的意思是……要我帮你自慰……」

「要求太多也不好意思嘛,不过至少打手枪沒问题吧就交给你啰!先把门

锁上吧,不然有人闯进来,你也很麻烦吧。」

一付美宣已经答应的模样,少年坐到了床边,稍微摆摆手掌,要美宣坐到他

的身边。

知道自己其实也沒什么选择权,反正也不是什么过分的事,就当作是护理课

的实习,帮助一般男性解决生理上的需求。

美宣将房门上锁,走到病床旁边,乖乖坐到了少年的身旁,紧张让她的手臂

僵硬地撑在大腿上,半天不知道要做什么。

「总之先帮我把裤子脱下来吧,内裤也一起脱啊。」

竟然要做这么让人害羞的事,美宣在内心天人交战了老半天,那名青年只是

含着笑看着她。

感觉到少年嘲笑的视缐,一付这种程度的事情都做不到也敢来谈判的表情,

美宣一咬牙,做就做吧!反正就是让他把精液射出来就好了。

她几乎是用扯的,抓住长裤与底裤松紧带的裤头,一把拉了下来,男性股间

的东西立刻出现在她眼前,软趴趴地躺着,但是已经有两根手指的粗细,明明还

沒勃起,就已经比手指的长度还长,乌黑的棒子,龟头也是黑得兇恶,真的要碰

这种东西吗「等一下喔!开一下旁边底下的柜子,再下去一格……对!就是那

个。

把里面那罐润滑液拿出来。」

「为、为什么这边会有这种东西啊!」

「沒什么啦,本来是准备叫外卖的时候用的,既然现在有人可以帮我解决,

那就拿出来用一用吧。」

「外卖……」

「就是到府服务的妓女啦!」

真是太不知羞耻了!美宣在心中暗骂,脸上也是一付嫌恶的表情。

虽然早就可以猜到,对方一定是很习惯玩弄女生,但是实际从他的嘴里说出

来,果然还是有种说不出的厌恶。

这种会花钱玩弄別人身体的傢伙,肯定一点也不懂得尊重他人,他的性器官

也不知道跟多少女性做过,自己竟然还要去碰那种东西,真是太骯髒了!「盖子

直接拔开就好啰!倒一些在我的鸡巴上面,你自己的手上也淋一些,然后就开始

帮我搓吧。」

老练地下了指令,坐在一旁一付等着別人服务的模样,想着只要忍耐这一下

就好,美宣乖乖照着他的说明行动。

她拔开喷嘴上的盖子,将喷嘴对准男人的性器官,轻轻挤了一下瓶身,透明

的液体立刻滑出瓶口,黏稠地牵成一条丝,浇淋在男人的性器上。

大概是碰到冰冷的液体吧,那个黑色的东西跳动了一下,美宣眼看润滑液应

该淋得差不多,在自己的右手也挤了一些,接下来就真的要摸了吧……。

一般的女生怎么可能有帮男生自慰的经验该从哪里开始,美宣一点头绪也

沒有。

总而言之先抓住那个棒子吧。

她抓住那根还沒勃起的东西,手掌稍微施加点力道,这样轻轻的压迫,手上

的性器官好像越来越硬了。

然后是,虽然她不知道一般男生是怎么自慰,不过她用想像也可以了解,所

为自慰不过是用性器官,做跟异性做爱相似感觉的事,男生做爱的感觉,就是用

这根东西在女生的体内进进出出吧。

美宣越想脸越红,不过她也可以知道自己现在该怎么做,她将右手圈成一个

弧形,刚好套住男性的阴茎,她就这样套着那根棒子,开始前后搓动起来。

黑色的肉棒,在她白皙纤细的手掌里,前后冒出小头,美宣的心里充满着噁

心,只想着继续这样加快速度,男生很快就会射出来了吧。

美宣紧闭双眼,右手拼命地套弄,就算搓出咕啾咕啾令人害羞的声音,她也

不在乎,只要能赶快让这个男人射精就好。

「还真是初学者啊,就算用了润滑液也一点都舒服不起来,这样根本射不出

来啊!」

不会吧,美宣惊讶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他的确是一脸无奈,并沒有强忍着舒

服的感觉。

可是男生的性器不是很敏感吗这样搓揉难道并不舒服吗「这样一直死命

搓,根本就舒服不起来,要更加细心抚摸龟头,还有沟槽的地方也要多照顾一下

。」

被这种吊儿啷噹的傢伙指导,美宣心里不由得升起一股不甘心,几乎要忍不

住说出,马上就让你舒服到直不起腰来。

当然不可能说出这种奇怪的话,美宣只是照着少年的指示,张开柔软的手掌

,轻轻按抚着黑色的丑恶龟头。

美宣发挥女性特有的细心,一寸一寸用指头按压男性的龟头,有时又用指尖

滑动着,在男性最敏感的地方轻巧地活动,虽然依旧是不熟练的手法,但是男人

的东西确实开始一点点的胀大。

原来刚刚那样还不算完全勃起,美宣惊讶地看着少年逐渐甦醒的分身,刚刚

还只是稍微站起来,龟头往前方指着;现在整根肉棒都向上翻起,翘成了一个圆

弧型,龟头几乎直指天花板,这才是男人真正兴奋的模样吗看着这个强而有力

的傢伙,美宣在心中忍不住赞嘆,不过最重要的射精目的还沒有达成,她急忙继

续进行下一个步骤。

美宣将指尖稍微往下移,抓住龟头与棒子的接缝,指头往前搬弄,彷彿在演

奏什么弹拨乐器一样,不断挑弄龟头的沟槽。

这确实是男人最敏感的所在之一,这样反覆的攻击,一般男性肯定会受不了

吧,可惜她遇上的,是一位身经百战的男子。

「还是一样单调的手法啊……。

这样下去沒完沒了啦!趴到床上来,我自己用素股解决啦!」

「为什么要趴上去!

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吧!而且素股是什么啊」

少年已经一脸不耐,美宣还这样问东问西的,他粗重地吐了口气,用最后一

丝耐心说:「还不是你动作那么笨拙,根本爽不起来!素股只是在你大腿摩擦而

已,不会插进去啦,赶快趴下来!」

看到少年焦急的模样,美宣有一丝危险的感觉,不过她也知道自己在性爱技

巧上一定很笨拙,而且事实上她也沒让对方射出半点精液,这样协议的内容也沒

有达成,而且应该也不是真的做爱,自己现在还是乖乖听话比较好。

美宣沈默着弯下腰,褪去自己的鞋子,整个人来到病床上,背对着少年趴了

下来。

「等、等一下!为什么要把内裤脱掉啊!」

「素股就是要接触到肌肤才会舒服啊!放心啦,又不会真的插进去。」

发觉对方拉下自己的底裤,美宣立刻伸手阻挡,却比不过男人的力气,内裤

还是被扯了下来。

虽然一瞬间,美宣脑中飞过为什么他可以拉住我的手的念头,但是奇怪的触

感立刻夺走她的思考。

「不是说用大腿吗怎么现在又在屁股上……」

「真是的,不懂就不要问东问西啦!」

自知自己一点性爱常识都沒有,美宣只好咬紧嘴唇,抵抗奇怪的感觉。

少年看到底裤下,美宣无暇的白皙臀部,因为趴在床上更显得又圆又翘,他

忍不住,先把磙烫的肉棒贴到光滑的屁股上滑动起来。

肉棒在刚刚的手交中已经被点燃慾火,加上残留在棒子上的润滑液,磙烫的

东西在股间流畅地上下滑动,对美宣来说实在是个充满困惑的感觉。

这样真的不会被插入吗明明离小穴口这么接近,紧张、害怕不知道为什么

又带着些兴奋,自己究竟该不该逃跑呢大概是玩腻了吧,少年将肉棒移开美宣

的臀部,但是进入了更加危险的地方,他将肉棒插进美宣的两股之间,用过膝袜

上方的绝对领域,紧紧夹住自己的肉棒,甚至直接贴在小穴的裂缝,开始前后滑

动起来。

这样真的沒问题吗!

只要他再上移一点,自己就会被今天第一次见面的男人侵犯了吧。

明明想要逃跑,可是美宣肩上的责任,让她继续趴在床上。

她将自己的脸埋到枕头里面,任凭身后的男人在她的两腿间进进出出,只要

忍耐一下就好了,只要再忍耐一下就好了,等一下他就会把精液射出来,这样自

己和文彬就得救了,美宣也只能这样不断跟自己打气。

这种接近性爱的行为,果然比较能让男生兴奋吧,少年摆动腰的速度越来越

快,双手紧紧抓着美宣S型的腰间,前后活动的龟头也不停抵着美宣的阴蒂。

触电般的感觉,从美宣的背嵴传到全身,她不断告诉自己不可以有感觉,可

是身体是诚实的,她的阴部开始流出淫液。

这个男人果然很习惯性爱吧,连这样的行为都可以让女生舒服起来,美宣强

压着自己的喘息,阴蒂被直接顶到的时候,甚至会忍不住漏出些娇声,她不停地

忍耐,只想着要撑过这一场羞辱。

突然,这一次的滑动跟以往不一样,龟头直接抵在……小穴口!不行!再往

前挺进的话,会被刺穿的,会被这个不要脸的男人侵犯的!即使美宣感觉到事态

严重,想要挣扎,可是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噗啾一声,男人粗大的肉棒还是插

进了美宣的体内,毫不留情地贯穿了处女膜,硬生生夺走女性最宝贵的节操。

「唉呀,好像不小心插进去了。

算了,无所谓啦。」

「不要啊!!!

快拔出去!快离开我的身体!!」

「原来还是处女啊,我还以为已经被那傢伙用过了,还真是不好意思啊。」

怎么可能拔出去,这本来就是这个男人的目的,不管美宣怎样挣扎,被男人

强压在底下的她,根本沒有办法逃脱。

门被自己锁上,这里的隔音又非常的好,根本不可能有人会来救她,而她最

期待来救她的那个男人,更不可能知道她在这里发生了这种事。

无助的她,泪珠噗噗地磙落下来,自己竟然相信了这个烂人,还愚蠢到被这

种烂人强暴,自己怎么会这么沒用。

少年将身体压在美宣身上,下体缓慢地摆动,一寸寸刺激女性的体内,毕竟

对方是第一次做,要让她对性爱留下个好印象。

不过他的手可就不安分,绕到美宣的胸前,解开衬衫的钮扣,掀起内衣就开

始肆意搓揉,这可是他从看到美宣开始,就哈到不行的软绵绵巨乳。

触感果然跟想像一样,又绵又软、充满弹性,就像棉花糖一样,就算是玩过

各种女人的他,这对奶子也绝对可以在他的心中排名第一。

他熟练地把玩胸部,捧起来、上下搓揉,对准乳头进行重点攻击,不断挑逗

女性胸部的敏感地带,他的双手沒有疼痛的笨拙,一点也沒有现在是受伤状态的

感觉,或者说他的手根本沒事吧。

「怎么样渐渐变舒服了吧」

「闭嘴!快放开我!你这个大烂人!」

少年笑了笑,对他来说,美宣不过是还在嘴硬逞强,明明小穴都分泌了这么

多的淫液。

美宣也对自己的身体反应感到困惑,那个男人的性技巧实在是太好了,他不

像一般的强姦犯,一上来就快速抽插,只顾自己射精。

他细心地先让小穴熟悉他的肉棒,然后仔细探查对象女性的性感带,找到之

后就朝着重点反覆进出。

奇怪的感觉不停从小穴,顺着背嵴传到美宣的大脑,好舒服,可是不应该是

这样的,自己可是在被一个大烂人强暴,明明应该只有噁心跟痛苦而已。

她不断用自己的意志对抗,可是身体还是不听使唤地兴奋,再这样下去会被

弄到高潮的!少年紧紧贴在美宣身上,下体高速前后摆动,美宣顿时感觉到一股

危机,自己的身体好像有什么要涌出来,怎么办完全抗拒不了,脑袋已经一片

空白了,再这样下去真的会洩出来啊!「这次真的要射出来了,这样我们的协议

就达成了!」

「等一下!你不会要射在里面吧!不行!快拔出来啊!」

「不行啊!已经来不及了!!」

「不要啊!!!」

少年腰部疯狂往前顶入,全身的重量加上力道,美宣根本无法逃脱。

要被内射了!要被弄到高潮了!粗声的低吼,尖声的惨叫,男人将他的慾望

全喷撒在美宣的子宫里,一滴也不留。

「真是舒服啊!我还要继续住院呢,性处理的工作就麻烦你啦!明天记得要

来喔,不然我们的协议就算失效喔。」

不管倒在床上一点回应都沒有的美宣,少年还是自顾自地说着话。

「爽完一发,来去买瓶汽水吧∼」

少年踏着轻快的脚步离开病房。

被丢下的美宣,一个人默默地拉起棉被,将她嚎啕大哭的声音掩蔽起来,泪

【二】

「在医院这边喔……对方已经松口了,似乎可以不了了之……咦不用担心

啦,期中考才刚结束而已……不会啦,你才要加油呢,好好努力吧,这里我会处

理好的……嗯,就先这样了,我也爱你喔,拜拜。」

按下「结束通话」,美宣也跟着嘆了口气,站在医院走廊的盡头,她的心情

无比的沈重。

昨天才被做了那些过分的事,今天又自己走到这个病房门口。

但是为了电话那头的男友,她別无选择。

总而言之,今天不能再那么愚蠢了,还乖乖把重要的部位交给对方玩弄,如

果只是要帮他射精什么的,用其他地方也就足够了,绝对不能让他再有机会侵犯

自己!「打扰了!」

下定决心的美宣,深深吸了口气,用力敲了两下房门,转开门把直接将房门

打开。

里头的少年果然还是那付轻浮的模样,沒有其他人的时候就一直看电视,至

少也看看书吧,什么正事都不做。

美宣关上门,把包包放到椅子上,少年才终于注意到有人走进来。

「喔喔!终于来啦!正好今天有人送苹果过来,帮我削一削吧!」

「哈我又不是你家的僕人还是什么的!为什么要帮你做这种事啊」

「有什么关系嘛,反正你不就是来照顾病人的,就麻烦你啦!哈哈哈!」

说完话又开始看起电视,真是一点礼貌都沒有的小伙子。

美宣嘆了口气,不管怎么说,这种事情都比昨天那些过分的事好多了,而且

只要他开口威胁,自己也沒有什么拒绝的权力,不如说现在这种由他开口要求的

情况还比较舒服。

认命的美宣挽起衬衫长袖,看到了靠在墙边的水果礼盒,名为健康,实际上

就是沒有诚意的探病礼品。

她拆开包装,拿出里头又红又大的苹果,似乎是国外进口的高级品,向少年

问了盘子和水果刀的位置,一起拿了到厕所里清洗。

走到病床旁的小桌子,将两只盘子放上,美宣坐了下来,在一只盘子上缓缓

削起果皮。

「哇!果皮都沒有断掉耶!」

不知道什么时候,少年已经关掉电视,全神贯注看着美宣削苹果。

果实对美宣的小手来说有些太大,但是她还是流畅地旋转着左手上的苹果,

右手的水果刀将果皮一寸寸取下,这一定是有相当的经验才能这样顺畅又优雅。

「这有什么好惊讶的」

「就很厉害啊,而且动作很漂亮耶,一般人根本做不到吧!」

「哼、哼,那是你这种平常不做家事的人才做不到。」

「真的吗像你男朋友也做不到吧」

「唔……」

美宣被称赞得有些脸红,结果反唇相讥又被说得哑口无言,只好低下头专心

水果的处理工作。

少年也不多话,一脸愉悦,欣赏眼前女人为自己准备食物的模样。

美宣完整除去果皮,将果实切了对半,切下头尾削除果皮时比较难处里的果

蒂、果皮,捥出果实中心的种子,一片一片切到另一只干净的盘子内。

美宣温柔,充满女性特质的仔细动作,少年早就看得目不转睛,看到一片片

苹果落到盘子上,马上抓了一片放到嘴里。

「等一下啦!真是的,应该要先洗手吧。

刚刚才碰过遥控器而已,手一定很髒的。」

看着美宣轻轻皱眉的模样,少年发起愣来,连嘴里的苹果是什么味道都吃不

出来。

「嗯怎么一直看着我苹果是別人送的,难吃也不关我的事喔!」

「沒有啦。

本来还想说你一定可以当个好老婆,现在觉得你比较像个好妈妈吧。」

「你在乱说什么啦!」

美宣明显害羞得脸红,为了掩饰这一切,又开始专注手上的工作,切下水果

并一片片摆好,接着迅速收拾好桌面,将器具清洗好放在一旁晾干,所有的事情

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看着她做事几乎也可以说是一种享受。

「你也吃一点啦,这么大一颗苹果我吃不完。」

「你这傢伙……还真不是普通的麻烦……」

嘴巴上这么抱怨,不过比较像女孩子撒娇的娇嗔,美宣不情愿地嘟着嘴,还

是拎起一片苹果放到嘴巴。

好甜、好香!原本以为进口的水果会不新鲜,沒想到这种苹果真的是又大又

香,甘甜的味道瞬间随着果汁溢满口腔,美宣真想不到,原来自己刚刚削的是这

么好吃的东西。

「唔……!」

美宣还陶醉在嘴巴的芳香,突然嘴唇上感觉到一股压力,旁边的少年夺走她

的双唇。

而且还不像她的男友,只是轻轻触碰嘴唇,舌头钻进她的口腔,在里面蠢蠢

欲动。

少年不给美宣逃跑的机会,他从床上环抱住美宣,舌头纠缠住另一片柔软的

舌,吸吮着面前女性,嘴巴里的甘甜汁液。

两个人的深吻,就这样持续了好一会儿,少年才终于放开美宣。

「你在做什么!」

「好香,好甜,比苹果还要香甜呢……」

少年诡异的微笑,彷彿沒听见美宣的怒鸣。

美宣满脸通红,明明是被强吻,可是想起刚刚少年的脸贴得这么近,闭上眼

睛深情的模样,还有这么深入的亲吻,都是美宣沒有经歷过的,她的心脏砰砰跳

着。

她不断告诉自己,那些不过是这个纨裤子弟的手段,要赶快平静下来,绝对

不可以上当!「好啦,苹果也吃过了,来做点正事吧!」

「果然还是要……」

「那是当然的,门还是锁一下吧,不然麻烦的是你吧。」

美宣走到门口迟疑了一会儿,嘆了口气,还是将门锁上。

虽然把门锁上,如果发生什么事情,就绝对不可能得救,不过基本上在这个

地方,如果那傢伙真的要袭击,自己根本沒有机会逃跑,锁上门至少自己的丑态

还不会被其他人看见。

她走到病床边,少年已经把他肥大的东西掏出来,美宣心里有股说不出的沮

丧,最后还是得出卖自己的肉体。

不过她也默默下定决心,这次绝对不会让他做出踰矩的事情,虽然昨天不小

心让他夺走了贞洁,但是这次绝对不会再让他为所欲为,这是她现在唯一还能守

护的事情。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免责声明:本网站将逐步删除和规避程序自动搜索采集到的不提供分享的版权影视。本站仅供测试和学习交流。请大家支持正版。